可持续专栏 |宝马中国的循环哲学究竟是什么?

山前溪畔的江南宅院,四面屋顶的雨水流入天井之中,是谓“四水归堂”。已被火山灰封存一千多年的庞贝古城也有这样的庭院设计,但相比其春水冬蓄的实用性,中国古代江南民居则体现出浓厚的“天人”哲思:天上之水可再作养鱼、浣衣之用。

无锡“锡宝行”完全追随这样的建筑美学。“水流,因一来一去而不绝;自然,因一取一还而循环。”作为宝马首家“领创绿星”灯塔店的建筑设计师,张永和这样介绍东方意境。

锡宝行投资人黄坤告诉华尔街见闻,通过水系统,雨水会流入占地200平米的水池,用以浇花、洗车,“水系统加了沉淀池、生化处理和紫外线消毒,我们算了一下,大约66天形成一个循环。”

而即将建成的屋顶紫藤花园似乎同样在审美意趣之上被赋予可持续的价值:修剪枝条可得的生物质可以作为燃料利用。

这些或许都是近日将《宝马集团中国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发布地选在锡宝行的原因。然而,永续并不应该只是艺术审美上的阳春白雪,在品牌的调性塑造之外,宝马中国减碳方面的真实表现究竟如何?

“剪刀手爱德华”

冲压、焊装、涂装和总装,是汽车生产的四大工艺。冲压作为第一步,就是要将汽车用钢板冲压成汽车需要的各个零部件,也就是锻造车的“骨骼”和“皮肤”。可以说,一辆车的生命就是从冲压的一块块钢板开始的。

但是每生产1吨钢就会产生约3吨的碳排放,约合乘飞机往返北京上海15次所产生的碳排。而一辆汽车生产所需的钢材在生产中产生的碳排,占到了其供应链端总碳排的五分之一,是名副其实的碳排“大户”。

生产端的减碳,不仅必要,而且必须。

“常规的冲压生产流程中,每一个不同的车辆部件都有相对应尺寸的钢卷,为了确保冲压过程中的微小的偏差,供应商提供给我们的每一卷原材料在原定宽度的基础上,都会有一个7毫米以内的公差,也就是富余量。0-7mm,对于平均宽度1.5米的钢卷来说微不足道,说白了就是大家其实都已经在减少边角料上完成了从0-99%的努力,但这最后的1%,也就是几毫米,我们创新工作室的同事们也开始思考是否还有‘压榨’的空间?”华晨宝马负责冲压模具的一线生产员工郭迎亮对华尔街见闻解释道。

对于每天消耗50个以上的钢卷,最终宽度的公差余量从0到7mm减少到了0到3mm,相当于节省了4mm的公差波动量,微型钢卷上最外侧的一圈材料被节省出来。

因为总在较真如何削减边角料,郭迎亮也被戏称为“剪刀手爱德华”,但实际操作的难度远远超过了“切一刀”。

“首先,余量变化让这个产品不再是市场上的标准化产品,意味着供应商需要为宝马量身定制。”郭迎亮表示,双方为此合作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其次,随着富余量减小,钢卷的实际值也会减小,意味着我们需要在冲压时有更高的精准度,以确保模具能够适应更加极限的板料,这就涉及到了先要在前期进行重新计算和模拟,根据测试数据对模具不断优化调整,最后,用监测系统严格检查,确保调整后零部件的质量。”

即便是确认3mm这个数值,其实都经过了实际生产的反复琢磨:对大量钢卷富余量数值进行分析,从正态分布的结果来最终确认符合供应商生产能力的合理数值。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就是看似几毫米的努力,让去年华晨宝马沈阳生产基地一共减少了417吨钢材和157吨铝材的消耗,累计减少了4000吨的碳排放。

四个支点

生产端、供应端、消费端、设计端,也就是产品生命周期视角下的全价值链,是几乎所有大型生产单位减排的内在支点。

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高乐对华尔街见闻表示,宝马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车辆全生命周期碳排放降低至少40%,这个基数是2019年的排放水平。

“纵观汽车的生命周期,大约78%的碳足迹产生于使用阶段,21%产生于供应链当中。虽然减少尾气排放是可持续交通的先决条件,但仅靠这一点还是不够的,因此宝马追求的是360度全方位整体性的可持续发展之道,包括我们的产品、生产和伙伴关系,从上游到下游。”高乐解释道,“在上游我们正在与本地伙伴合作建立绿色供应链,比如我们40%辽宁的供应商,以及所有的电池、电芯供应商、铝锭供应商已经在使用可再生电力开展运营。”

而在下游,去年推出的BMW“领创绿星”计划,今年预计将有200多家宝马经销商达到“绿星”标准。

“循环之美还意味着使用昨天的汽车原材料,制造未来的汽车。这需要从设计理念到原材料回收的全方位创新,也就是要再思考、再精减、再利用、再回收。我们与本地合作伙伴建立了第一个从动力电池中回收镍、锂、钴的闭环,从而减少采矿环节70%的碳排放。”高乐如是补充。

水利万物,正如四水归堂中蕴含的东方智慧,“水”亦是宝马集团最关注的环境议题之一。根据华晨宝马所在地辽宁省第二次水资源评价数据,本省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3左右。

据悉,2022年宝马沈阳基地已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电力供电生产,其中太阳能电池板已增至29万平方米。

在整个汽车生产流程中,涂装车间是生产用水大户,宝马扩建了大东工厂涂装车间的中水处理设施,使自来水使用量降为零,在2022年节约了超过150000立方米的生产用水。以第七次人口普查获得的沈阳家庭户人口大数据计算,此举在2022年的节水量可以满足近1000户本地家庭的一年生活用水需求。

同时宝马沈阳生产基地的大东工厂产品升级项目还引入了水循环系统,沈阳生产基地可以彻底分离、分解、去除了工业废水中的各种有机物和污染物,确保废水处理后能复用于生产流程,实现了水资源管理的封闭循环。

此外,宝马国产车型单台生产水资源消耗量持续5年下降,降低至1.77立方米/台;单台生产废弃物处置量则连续4年下降,降至2.00千克/台,比上年同比减少20%。

2022年华晨宝马国产车型单台生产水资源消耗量为1.77立方米/台,相当于一个标准伦敦电话亭的容量,是欧洲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的欧洲车企平均生产耗水量的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对水资源的保护也扩展至工厂以外。在“BMW美丽家园行动”中,公司致力于维护辽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生物多样性。距沈阳不到200公里的辽河口是中国最大的湿地区域之一。

清华大学国家公园研究院院长杨锐对华尔街见闻分析称,生物多样性有很多学术方面的概念,一般分成三个层面,一是基因的多样性,呈现于显微镜下;二是物种的多样性,现在全球有800万种到1000万种左右的物种;三是生态系统,就是人类和这一千万种物种共同的家园。

“简单来讲,生物多样性就是我们和这一千万种生命的几何体,它是一个美丽的万花筒,但它更是我们生存的一个基础,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我们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每一个东西都是生物多样性,无一不是来源于生态系统为我们提供的服务,宝马汽车的每一个零件都直接或者间接的来源于生物多样性。”杨锐解释道。

在全球的GDP总量中,有一半是直接或者间接来源于生物多样性,同时为了恢复自然而花费的每1美元,可以产生9美元的经济利益。

据了解,“BMW美丽家园行动”从“支持提升保护区管理”、“提升公众生物多样性保护意识”和“支持保护区科普宣教”三方面入手,对辽宁辽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施了向保护区提供巡护车辆并捐赠动物救护车、在保护区建设生态观鸟屋、开发自然教育课程、开展自然教育培训等一系列保护行动。

“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由于对北美土狼的猎杀,生态系统遭到了严重破坏,虽然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也是世界濒危遗产,很多古代的文明,由于对自然保护的不重视而消失,比如说像古代玛雅文明,现在有证据表明,森林的过度砍伐是它消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杨锐告诉华尔街见闻,生物多样性丧失亦对距离人类生活很近切的农业产生巨大影响,“比如我们知道蜜蜂是来授粉的,由于蜜蜂数量的下降,美国在一段时间里损失了80亿到120亿美元的收入,足可见保护生物多样性对于生态系统本身深刻的必要性。”

「0碳未来·ESG创新实验榜」第二届招募开启!点击下方图片报名参与: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