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骏:美联储还有两次加息,市场逐渐适应高利率,未来一个季度适合购买黄金

核心观点:

  1. 美联储依然高度关注通胀,未来半年可能还需要加息两次
  2. 市场逐渐适应高利率,呈现韧性,危机促使流动性注入。
  3. 多极化投资成为新常态,这种多元化由金融多元化和全球产业新出现的地域性机会决定,还包括行业的集中度。
  4. 美国债务水平只升不降,信用削减不可避免。
  5. 美债收益率倒挂已失效。
  6. 高利率对大宗商品影响显著,在未来一个季度,利率顶构筑时是购买黄金的合适时机。
  7. 美股科技巨头走势分化合理,巨头估值与其成长性、想象空间以及业务安全性息息相关,其他科技公司安全性有待商榷,非科技行业更多反映周期性结果。

6月15日,晟元全球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袁骏做客华尔街见闻618特别直播,围绕2023下半年宏观交易主线展开阐述。

以下是华尔街见闻整理的精华内容,分享给大家:

美联储依然高度关注通胀

综合来看,美联储依然把管理通胀作为一个比较重要的目标。

今年底的利率中枢仍处于5-5.25的区间。这表明美联储对美国银行业的相对稳健充满信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未来半年可能还需要加息两次

综合来看,美联储仍然保持鹰派的态度,以管理市场中比较乐观的通货膨胀预期。

当决定议息时,美联储会考虑两个方面:加息速度和加息高度。现在速度已经不再是重要因素,因为通货膨胀正在下降趋势中,而且下降得相对较快,与市场预期相差不大。

因此,美联储可以通过暂停加息来观察利率后续的影响。

市场呈现韧性

整个市场已经逐渐变得不那么敏感于利率。

这是市场因为处于两个关键周期的后半段:加息周期和经济周期。这两个因素是去年市场出现股债双杀的主要原因。

一年后,加息周期已经接近尾声,而经济周期也更多地被预期为走出经济衰退。因此,大家开始预期下一步的复苏。

市场的结构性因素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技术和产业革命已经开始体现,这些因素为市场带来了很多乐观预期和更多的投资资金。

现在和过去的一个重大不同之处,即现在全球资产的核心基础仍在央行扩表上,但在过去这是通过央行降息实现的,而现在则更多地采用注入流动性的方式,因此央行的扩表速度快而缩表速度慢。

如果我们观察美联邦储备系统提供的基础流动性,会发现今年的流动性比去年下半年更好。这与银行业危机的爆发有关,这现在是发达市场最关键的一点,因为危机促使流动性注入。

全球市场轮动与分化

今年以来,发达国家市场资金的轮动变得非常明显我认为这反映了周期性和结构性所带来的冲击。

现在市场逐渐进入适应高利率水平的范式,股债跷跷板的情况符合过去的模式。

某种程度上疫情也带来了思考。一个市场从高债务状态中解脱出来,往往需要有一些清除存量或者是市场出清的过程。

第二个新常态是多极化投资,更重要的是这些多极化变化对于政治、经济和金融的影响。

权益市场投资者更多关注的是多元化机会,这种多元化由金融多元化和全球产业新出现的地域性机会决定,还包括行业的集中度。

现在的新常态与1980年到2000年之间,即中国加入WTO之前的全球状态非常相似。

总的来说,权益市场现在面临一些逆风,这都是市场从宽松到紧缩过渡的不利因素,但这并不妨碍投资者寻找更多的、更广泛的、多元化的机会。

美国信用削减不可避免

美国不得不大量增发美债,因为每年的财政赤字非常惊人。为了维持基本支出和安全垫,美国财政部今年至少要发行1.5万亿美元的美债,基本上总量会达到1.8万亿美元左右。

这再次给美国财政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和债务冲击。美国的债务水平只会上升而不能下降,每年支付的利息也是一个巨额数字。这种债台高筑的情况只会不断加剧,因为美国政府为了讨好选民,不断进行财政补贴和其他各种开支。

因此,美元的信用逐步被削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市场在债务上限的时候对美国的国债违约风险保护(CDS)的质疑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继续发行美债只会加剧美元信用和美债负担对市场的担忧。虽然现在还不至于危机,但未来可能会伴随其他事件再次发酵,更加严重。

美债收益率倒挂已失效

我认为美债倒挂主要是由于当前这个经济的新常态所导致的结果。

这一次债券利率曲线倒挂的短期状况是由疫情造成的,而长期状况则是发达国家几十年来不断举债和人口老龄化的结果。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债券利率曲线倒挂的状况。

要将这条曲线变得平坦,就必须让短期下降,因为长期很难上升。而使短期下降必须让通胀下降。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明年出现。

在这样的情况下,衰退是否会出现不应该由利率曲线来预测。即使衰退来了,这也不代表利率曲线就有多么准确,因为这已经是预言衰退最早,并且一直没有落地的情况。

最终可能是美国经济以某种软着陆状态实现了自我调整和通胀下降,而这与利率曲线关系并不大。

高利率对大宗商品影响显著

大宗商品是一个有时需型的需求,而这个时需很多也是来自于经济本身的衰退或增长所带来的需求变化。

因此,利率会实质性地影响到经济中不同的企业,影响它们的最终决策,进而影响到大宗商品的需求。

这些都是利率能够直接或间接影响到的地方,而这种影响是切切实实在发生的,而非基于简单预期。

因此,利率对大宗商品的影响是比较显著的,特别是黄金这种无利息收入的储值资产。

在未来一个季度以内的时间,利率顶构筑时可能是购买黄金的合适时机。在市场投机者变少、基本面和利率因素开始发生支撑的情况下,黄金的投资时机会更好

除了关注利率,还要关注经济的实质变化,包括衰退和需求变化等。供给端也不完全由利率决定,还受自然禀赋和垄断资源等因素影响。

标普成分股分化合理

对于标普的分化走势,我认为在当前环境下是可以理解的。

美股中许多地方是非常合理的。例如去年最受欢迎的能源和公用股票,今年实际上都普遍下跌,并且下跌幅度相当大,这反映了通胀下行和经济下行的结果。

从另一方面来看,像科技行业中的差异也很明显。例如,一些巨头公司持续上涨,而其他一些中小盘科技股的上涨并不那么显著。

综合来看美国现在的情况,巨头公司的估值水平与其成长性、想象空间以及业务安全性息息相关。

其他科技公司反映了一定的成长性,但安全性可能还有待商榷,而非科技行业反映了更多的是周期性的结果。

加密货币与纳指相关性大大下降,与加密货币受到全面强监管的影响密不可分,加密货币与AI之间本质也不同。

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投资者更多地出于抽血效应而必须撤出其他投资,以跟进AI等科技领域的投资。

在未来可能出现流动性收紧的情况下,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这个问题。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


Source link